拳皇命运竞技场阵容|拳皇命运平民培养哪三个人物

銀河推薦:洪聲音樂 福貴與倫勃朗

李銀河2019-05-26 11:19:44

不知道淚水是什么時候滑下來的,我捧了本薄薄的《活著》,和對面坐著的幾位媽媽一樣,等孩子課外班下課,有幾秒鐘,我特意回了回神兒,竟不能緩過來,淚水不聽使喚,汨汨不斷……


那個周六,一整天,我穿梭于兒子象棋班、奧數班、做飯吃飯和揪心的小說情節之間。心狠的余華讓福貴的人生一味地、猛烈地向著恥辱、苦難奔去,一頁頁地翻下去,就是一層層雪再覆上一層層霜!


起初,我還覺得福貴活該,該著他嘗嘗年輕時放蕩的果,可又覺得果報重到實在不妥。等我合上書時,無力地感嘆:一切緣于無常!



夜深了,讀到結尾,隱約意識到自己的心境在慢慢地開闊起來,莫名地感覺出福貴活著活著,身上有了微笑和力量。


對一個不能不介意兒子成績、活在帝都的我來說,與福貴的苦仍是相通的,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只是,我很懷疑余華將幾個不同人的苦難沒有遺撒地傾泄在福貴一人身上。看多了隨意的文字,恒河沙般的社交信息,我想創作是不要過于計較確鑿性與真實性的。


去年,我寫了幾十幅名畫的評述,那時明晰的細節只隔一年就模糊混沌了,但在心底,我十足地知道,眾多畫家里,最撼動我的就是倫勃朗。



一念之間啊!我霍地意識到——倫勃朗的人生正是福貴的人生!


亡家、亡妻、亡子、些許希望抬頭時,再亡子……厄運黑重,苦難確鑿,一如倫勃朗的真實,福貴是真實的!《活著》,的確就如余華所說,它是部“高尚的作品”。


倫勃朗的百幅自畫像,畫他活著的模樣,從精奢到粗糲,由頹迷到莊重,直到臨終前,畫布上是他完整強大的靈魂呈現。在他人生終點,人們找到他鎖在私櫥里的硬幣,只夠掩埋悄然離世的他。沿著他的一生,一路看他的畫,觀看苦難的模樣,慢慢地,你會感覺到波瀾歸于平息,震撼你的是一股真正的力量!


活著,為了活著本身而真實地活著!追逐自由,也許只是能心安地做到——美好與丑陋照單全收!





《舒曼A小調大提琴協奏曲,作品第129號,第二樂章》(Schumann: Cello Concerto In A Minor, Op.129 - 2. Langsam),所屬專輯《Schumann: Cello Concerto; Chamber Music》,德國作曲家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 / 1810-1856)作曲,以色列籍拉脫維亞大提琴家米沙-麥斯基(Mischa Maisky / 1948年出生)演奏,俄耳甫斯室內樂團(Orpheus Chamber Orchestra)協奏。


圖一、二 / 影片《活著》(根據余華同名小說改編 / 1994)劇照


圖三、四 / 荷蘭畫家倫勃朗自畫像


本文作者 / 李波 選自《文而已文集》


洪聲音樂公眾號微信 / hongsheng60


拳皇命运竞技场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