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命运竞技场阵容|拳皇命运平民培养哪三个人物

老父親被惡霸暴打致殘,不巧惹上了他!結果那個慘...

音樂美文經典老歌2019-05-25 22:00:10


七年后再回故土,蘇狂已找不到熟悉的家門。

曾經那臟亂的棚戶區已消失,一棟棟小高層拔地而起,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統統都不見了。

蘇狂提著行軍包站在樓下,眉毛緊緊的擰在一起。

他腳下站著的地方,是他曾經的家,但現在,卻是一個停滿豪車的停車場。

一個少女走過來,打開一輛寶馬X6的車門。

蘇狂趕緊上前,問道:“請問一下,你認識蘇學斌嗎?”

蘇學斌就是他的父親,一個迂腐的老教師,蘇狂十六歲時,因為發揮失誤沒有考上市一中,被蘇學斌狠狠的罵了一頓,叛逆的他一怒之下,干脆放棄學業去參了軍。

此時再回來,家鄉卻已大變樣了。

“你找蘇學斌?”少女疑惑的問道。

她看起來十七八歲,很是漂亮,酒紅色的長發搭配絳紫的短袖,領口露出漂亮的鎖骨,淡藍色的迷你短褲下是白皙的大腿,十分青春性感,一雙紅色布鞋也是簡約大方,手腕上還戴著一串水晶紅的手鏈。

不知為什么,蘇狂總覺得她有些熟悉。

見她認識父親,蘇狂趕緊道:“我是蘇學斌的兒子,好多年沒回家了,你能告訴我他住在哪嗎?”

“你是他兒子?!”少女猛然瞪圓了眼睛。

隨后,少女臉上露出憤怒,冷聲道:“這里沒有蘇學斌,你滾吧!”

說完,她已經坐進了汽車,重重的砸上車門,復雜的看了蘇狂一眼,揚長而去。

蘇狂皺眉,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他好像沒得罪這少女吧?

隨后,蘇狂又問了幾個人,終于找到了蘇學斌的住處,他懷著激動的心情按響了門鈴,卻久久沒有人開門。

“小伙子,你找蘇老師嗎?蘇老師住院了,在第一人民醫院呢。”這時,一個大媽走過來說道。

“住院了!”

蘇狂一驚,謝過大媽后,瘋一般的向第一人民醫院跑去。

找到父親的病房時,蘇狂也顧不上其他,直接撞開房門沖了進去。

進入病房后蘇狂便楞了,剛剛遇到過的寶馬少女,此時居然也在病房中,她一手瓷碗一手調羹,正溫柔的給一個老人喂著雞湯。

而那老人,正是他的父親蘇學斌,與七年前相比,父親顯得蒼老了許多,發絲已經有縷縷斑白。

“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少女看到是蘇狂,頓時小臉一冷,怒斥著說道。

“丫頭,不要這樣跟人說話。”蘇學斌拍著她的手臂,虛弱的說道。他看著蘇狂,居然沒有馬上認出來,疑惑的問道:“小伙子,你是?”

血脈的聯系,讓蘇學斌覺得這個不認識的人,非常熟悉。

“沒聽到我的話嗎?出去!”少女有些急,直接沖過來,要將蘇狂推出去。

蘇狂先是一陣愣神,然后便是恍然,他眼中跳動著激動的光芒,突然張開手臂,緊緊的將少女抱在懷里,仿佛想要將她揉進身體一般。

“混蛋,快放開我!”少女被蘇狂一個熊抱,頓時感覺窒息起來,拼命的推蘇狂,卻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幽幽,是我啊!”蘇狂滿臉喜悅,抓著少女的肩膀喊道。

“我不認識你,你快滾,永遠不要回來!”少女還在劇烈的掙扎,但蘇狂的一雙手如同鐵箍一般,讓她的掙扎都徒勞無功。

“你干嘛,快放開我閨女!”蘇學斌急了,撐著虛弱的身體要爬起來。

“爸,我是蘇狂啊!”蘇狂眼角一濕,放開妹妹蘇幽幽,砰的一聲跪了下去,給病床上的老人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獨自生活過、闖蕩過,蘇狂才終于知道,這個家才是他唯一的港灣,這個頭發斑白的老人,才是最關心他、最愛他的人。

“你是,小狂……”蘇學斌突然定住了,眼角快速蒙上淚花,看著已經七年沒見的兒子,他喉嚨哽咽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爸,兒子不孝,現在才回來。”蘇狂暫時沒去管怨氣沖天的蘇幽幽,這丫頭以后哄一下就好,現在只需要父親原諒他。

蘇學斌抹了抹眼角,將淚花抹去,嘴角哆嗦著說道:“好,好,回來就好,你長高了,也長壯了……”

父子沒有隔夜仇,七年時間,足夠消解一切矛盾了。

蘇幽幽氣得直跺腳,道:“爸認了你,不代表我會認你!”

“幽幽,哥對不起你,以后哥會一直陪在你跟爸的身邊,原諒哥吧。”蘇狂走到蘇幽幽面前,將蘇幽幽再次抱入懷里。

即使蘇幽幽已經完全變了模樣,蘇狂對她還是沒有一點陌生感,這丫頭,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她身上每一個地方,蘇狂都熟悉無比。

“不原諒!快放開我,你個混蛋!”蘇幽幽氣得發抖,她推不開蘇狂,干脆一口咬在蘇狂的肩上,仿佛要將幾年的委屈一下發泄出來一般,眼睛瞬間紅了。

蘇學斌也抹著淚,微笑的看著一對子女。

“呦?演大戲呢?蘇幽幽,你個賤女人在老子面前裝清純,結果當著你爸的面,就跟男人搞起來了?”

這時,病房的門突然又被推開,一個五短身材的青年,帶著三個黑衣壯漢闖了進來,聲音不陰不陽的說道。

蘇狂感覺蘇幽幽的身體一抖。

“你TM想死?”

兵痞兵痞,蘇狂在部隊是兵,退伍了就是痞。

他放開蘇幽幽,轉過頭來看著青年,雙眼微微瞇起,如同盯著獵物的猛虎一般。

當著他的面這樣說蘇幽幽,這絕不能原諒。

“操,還以為是小白臉呢,原來就這副德行!”青年歪了歪嘴說道。

蘇狂的皮膚呈一種古銅的顏色,配合精神的短發,如鷹的眼神,看起來很精悍,與小白臉完全不搭邊。

“周坤,你放尊重點!”

蘇幽幽捂著臉怒道,她剛剛一口咬在蘇狂的肩上,為了發泄不滿,可是用了猛力的,結果卻差點把她的牙給崩了。

蘇狂的肉,仿佛是鐵塊一般。

“哼,尊重你?是你自己給臉不要臉,你要是懂事,就給老子乖乖躺下,讓老子睡一次,我周坤要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

周坤冷哼著說道,看了蘇狂一眼,也沒在意。

蘇狂看起來精悍,但他身后還帶著三個高手呢,都是他用重金聘請的退伍特種軍人,真要沖突起來,他正好有理由收拾蘇幽幽一家子。

“混賬東西,你爸媽沒教你廉恥嗎,這是法制的社會,你會遭報應的,咳咳……”蘇學斌氣得直發抖,猛的咳嗽起來。

蘇狂的眼中已經迸發了殺機,這個周坤,是找死!

“幽幽,你去照顧爸,他們交給我。”蘇狂冷冷的說完,邁步向周坤走去。

他看向周坤身后的三人,知道他們都是部隊退伍的,蘇狂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他們身上那種精悍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精兵。

但,也就僅此而已!

蘇狂看著他們的眼神只有一個信息,一個威脅的信息——只要他們敢出手,就不要怪他蘇狂,不講部隊的兄弟情誼了!

三人接觸到蘇狂的目光,身體快速顫了下,但還是閃身護在了周坤的身前。

“老板,先退出去。”

一個臉上有傷痕的保鏢快速說道,他臉上的傷痕,是子彈滑過時燙的,他是真正上過戰場,在槍林彈雨中穿梭過的精兵。

事實上,他們三人都一樣,都是上過戰場的精兵。

但他們看到蘇狂的瞬間,心中便是一凜,蘇狂身上的氣息,讓他們感覺到了窒息,這種感覺,他們只在狼牙教官的身上見過。

甚至,蘇狂身上的氣息更凜冽,更放肆。

“退出去干嘛,給我狠狠的教訓他,敢跟老子搶女人,不想活了!”周坤只是普通人,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厲害,囂張的說道。

“哥,你小心些。”蘇幽幽在蘇狂身后喊到。

兄妹鬩于墻而外御其侮,雖然蘇幽幽對蘇狂有著濃濃的怨氣,但在這時候,她依舊會無條件的支持蘇狂。

“放心,有哥在,以后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蘇狂平靜的說道。

任何人都能聽出蘇狂話里的堅定,那是一種仿佛發鴻蒙大誓的凝重,是一種不踏過我的尸體,絕不會食言的堅定。

“他是你哥?呵呵,原來是我小舅子啊。”周坤楞了下后,笑呵呵的說道。

“你也配?”

蘇狂微瞇的雙眼猛然睜開,再次看了三個保鏢一眼。

保鏢吞了吞口水,伸手向腰間摸去。

有槍!

蘇狂心中一凜,看來這周坤不是普通人,帶的保鏢居然配了槍。

既然如此,蘇狂就不能再等了,他再自信,也不敢在狹窄的病房里跟三個軍人爆發槍戰,就算最后他沒事,也難保父親跟妹妹會沒事。

在保鏢即將摸到腰間的瞬間,蘇狂腳尖一點,便如同雄鷹俯沖一般,帶著一竄幻影消失在了原地。

砰!

想要摸槍的保鏢,手還懸在了槍套上,身體便已經被蘇狂一腳踹了出去,重重砸在病房的門上,整棟樓都仿佛晃動了一下。

快,太快了,簡直快過了人腦反應的速度。

既然他是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精兵,在這一刻,也來不及做任何動作。

蘇狂沒有停手,另外兩人雖然沒拔槍,但他還是快速閃到二人身前,一拳一個將二人擊倒,一氣呵成,毫無還手之力。

在目瞪口呆的周坤視線中,蘇狂走上前去,將三人腰間的手槍取出,瞬間拆卸成零件,丟在三人眼前。

他并沒有對三人下死手,很快他們就能再站起來,但如果他們想用槍,在組裝的時間里,蘇狂就能殺他們十次。

做完這一切,蘇狂才一步步走向周坤。

周坤現在很后悔,保鏢讓他退出去時,他為什么不聽,反而要裝逼,現在想退卻已經來不及了。

蘇狂走到他面前,直接比他高了半頭,駭得他一步步的退后。

他聲音顫抖的說道:“你別過來,我是江南藥業的經理,我父親是公安局長,你敢動我你就死定了。”

“小狂,不要傷人。”

蘇學斌與蘇幽幽也愣神了很久,他們都知道蘇狂當兵去了,肯定學了一身本事回來,但也沒想到蘇狂居然厲害到這樣的程度。

三個比蘇狂還壯的保鏢,居然沒有一點反抗之力就倒下了。

而且蘇狂拆槍的動作,實在是太熟練太帥氣了,蘇幽幽眼尖,發現蘇狂并沒有把所有零件都留下,而是偷偷藏了三個針形的零件。

就算三個保鏢組裝好手槍,也根本射不出子彈。

蘇狂皺眉停下了動作。

他不在意直接弄死周坤,但當著父親與妹妹的面,這樣做顯然不合適。

在戰場上,他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黑暗風暴,想殺誰就殺誰,絕不會猶豫,在炎龍訓練營,他是讓學員膽顫的惡魔教官,想揍誰就揍誰,沒人敢反抗。

但回到社會,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就像父親說的,這是法制的社會,雖然少部分特權之人可以將權利凌駕于法律之上,但現在的他顯然還做不到。

但,要讓蘇狂就這樣放過周坤,他卻又不甘心,這周坤不是普通人,放走了他,遲早還會報復回來,他在的時候還好,要是他不在,父親跟妹妹該怎么辦?

蘇狂只猶豫了瞬間,便伸手拍了拍周坤嚇得青紫的臉,冷聲道:“最好不要惹我,還有下次,你會后悔來到這世界上。”

隨后,蘇狂走向三個保鏢,將他們一個一個的扶起來。

在最后一個時,蘇狂背著所有人的視線,將一個銀色的勛章亮了一下,然后給他塞了一張紙條,紙條上有他的電話號碼。

這保鏢看到勛章先是一楞,隨后便瞪圓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蘇狂。

蘇狂微微點頭,他便也跟著微微點頭。

渾身都嚇軟的周坤,根本沒發現這些動作,他在三個保鏢的攙扶下走了出去,病房中便只剩下蘇狂一家子。

“小狂,雖然你從部隊學了本事,但千萬不要用來為惡,否則父親死也不會瞑目的……”蘇學斌他做了一輩子的教師,三句話不過,就開始教育起蘇狂來。

蘇狂曾經很反感,現在卻覺得特別溫馨,這比戰場上的槍炮聲,好聽萬萬倍。

“能打有什么用。”蘇幽幽卻嘟囔的說道,沒有了外敵,她又開始跟蘇狂置氣了,整個病房中,都彌漫著她濃厚的怨氣。

蘇狂咧嘴一笑,道:“幽幽,哥不是能打,哥是特別能打。”

“一點都不好笑!”蘇幽幽撇了撇嘴說道,雖然她還想繼續裝做生氣,但心里卻已經慢慢原諒了蘇狂。

對于蘇狂的回來,蘇幽幽的內心中壓抑著劇烈的喜悅,但想到蘇狂丟下她七年沒管,她又覺得特別委屈,一腦袋的怨氣。

喜悅與委屈沖擊下,她頓時感覺鼻頭一酸,差點流出眼淚來。

蘇狂走上前,輕輕將她擁入懷里,她便再也忍不住,嗚嗚丫丫的哭了起來,小拳頭捶打著蘇狂的肩膀,哥哥哥的叫著。

十分鐘后,蘇幽幽才平靜下來,緊緊的抱著蘇狂的手臂,仿佛生怕他再跑掉。

蘇學斌的病并不嚴重,只是受了風寒而已,到晚上時,蘇學斌便出院了,一家人乘坐蘇幽幽的寶馬X6回到家。

對于蘇幽幽的座駕,蘇狂是真的嚇著了,這車價值超百萬,聽父親的意思,這完全是蘇幽幽自己賺來的啊。

蘇幽幽還不到十八歲,在江海市最好的復華大學上大一,兩年前,她就已經跟著幾個姐妹一起開了間公司,目前已經發展得十分不錯。

“哥,既然你回來了,就到公司去幫我吧,我要上大學,都沒有時間管理公司。”蘇幽幽抱著蘇狂的胳膊坐在客廳沙發上,突然說道。

“我哪里會經營公司。”蘇狂搖頭道。

他是退伍回來的,但卻是帶著秘密任務退伍的,任務雖沒有硬性要求,讓他自由發揮,但他還是得先到楊海區公安分局去報道,從一個小警察做起。

“警察有什么好當的啊,周坤的父親正好是楊海分局的局長,你去了還不被他穿小鞋,被他整死啊。”蘇幽幽癟著嘴說道。

蘇狂一楞,這么巧?這樣的話,警察還真是不能做了啊,否則他大概會忍不住,一槍把局長給崩了。

“哥,要不你就去做保安隊長吧?老是有一些公子哥,像蒼蠅一樣盯著我的幾個姐姐,你去好好教訓他們,要是你夠厲害,就把我幾個姐姐都弄回來做嫂子,我支持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了。”蘇幽幽側著頭說道。

“就你們那小公司,還要保安隊長?”蘇狂沒搭理那茬,反而調笑著她說道。

蘇幽幽一臉氣惱,拍了蘇狂一下:“別瞧不起你妹妹,去了公司后,別嚇著你老人家了。”

蘇狂呵呵的笑著,很享受這樣的溫馨。

“那好吧,我就去給你打工吧,做個保安隊長。”

蘇狂沒說什么從基層做起,那是裝X,實力擺在這里,他不可能給任何人當小兵,這保安隊長非他莫屬。

蘇幽幽笑嘻嘻的點頭,將整顆小腦袋貼在蘇狂肩膀上,巴茲一聲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現在她覺得,能見到哥回來真好,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哥還是那個哥,是無論她要求什么,都會答應她的哥。

家里只有兩個房間,父親的感冒還沒完全好,怕傳染蘇狂,蘇狂便只能獨自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要是在七年前,他倒是可以跟蘇幽幽擠一下,但現在蘇幽幽長大了,該發育的都發育好了,再擠一張床就不合適了。

蘇幽幽不知道,她與蘇狂其實并不是親兄妹,而是蘇學斌撿來的,這個秘密,蘇狂與蘇學斌都準備瞞她一輩子。

蘇學斌當她是親閨女,蘇狂當她是親妹妹,這就足夠了,有不有血緣關系,反而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早,蘇狂便被蘇幽幽拉了起來,被她按在椅子上,好好的打扮了一陣,這才與她一起向公司走去。

按蘇幽幽的說法,蘇狂是到公司去泡嫂子的,必須打扮的帥氣些才行,最好讓她幾個姐姐對他一見鐘情才好。

“哥,我跟你說,公司是我跟三個姐姐共有的,大姐盧成淑最有能力,公司都是她在管理,你要是把她娶了,一輩子就不用發愁了。二姐董潤煙最漂亮了,人也很溫柔,臉皮特別薄,我老喜歡逗她玩了,而且是個天才少女,沒有她就沒有公司,你要娶她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三姐張佐倩最性感誘人,就是嘴巴很刻薄,我有些怕她,你到時候小心些她就好。”

蘇幽幽一邊駕駛著寶馬X6,一邊興奮的將姐妹都賣了,拼命慫恿著蘇狂去追她們。

蘇狂一臉平淡的微笑,這種事要講緣分,蘇幽幽就是把她幾個姐妹夸上天了,蘇狂要是看不上,那也沒有用。

“得了吧,哥你還看不上她們呢,我就擔心她們看不上你。”蘇幽幽翻了個白眼說道。

“你就別瞎操心了,就哥這條件,還能找不到媳婦嗎?實在不行,幽幽你也不會不管我吧?”蘇狂笑著說道。

“才不管你,等我嫁了,你就自己玩泥巴去吧,哼哼。”蘇幽幽得意的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想到蘇幽幽也長大了,不久就會談男朋友、嫁人,蘇狂心里便生出了一股煩悶。

他失去了七年陪伴蘇幽幽的時間,結果回來后,她就已經長大,不久就要嫁給別人了,這樣的感覺,實在讓蘇狂開心不起來。

“不是吧哥?你還郁悶上了?是舍不得我嗎?放心吧,我還能陪你好幾年呢。”蘇幽幽的觀察力十分驚人,偷笑著說道。

“瞎扯蛋!”蘇狂按了一下她的小腦袋,趕緊扯過了這話題。

寶馬慢慢向前行駛,蘇狂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這個方向,好像是去龍海區的啊。

蘇幽幽的公司,開在龍海區?

從這里看過去,已經能看到龍海區那幾乎突破云層的天際線了。

江海市一大半的富人,都集中在龍海區,那里是富人的天堂,是紙醉金迷的世界,那些站在大廈頂端的人,隨便跺跺腳都能引起江海的地震。

無論是黑道、白道,都以龍海區為旗幟,以入主龍海區為目標。龍海區明面上、暗地里的財富流動,可以輕易崩碎一個中等國家的經濟。

那里,是華夏最大的經濟聚集地。

自己的妹妹蘇幽幽,居然把公司開到龍海區去了?

“哼,昨天是誰小看我來著?”蘇幽幽得意的說道,公司雖然是靠大姐盧成淑的能力發展起來的,但她也出過不少主意的。

她早就已經是一個小富婆了,要不是父親舍不得離開老家,非要等蘇狂回來,她早就把父親接到更大的房子里去了。

當寶馬停在一棟高達八十八層,名叫遠望大樓的摩天大廈下面時,蘇狂不否認,他確實被震撼住了。

“不要告訴我,整棟大樓都是你們公司的。”蘇狂無語的說道。

蘇幽幽抿嘴偷笑,也不說話。

蘇狂猛翻白眼,作勢要去擰她的臉蛋,小時候,他就是這樣懲罰蘇幽幽的。

蘇幽幽趕緊拍掉他的手,紅著臉道:“有公司員工呢,給你妹妹留點面子。這棟遠望大樓,是公司未來的目標,暫時我們只占據了其中兩層啦。”

蘇幽幽說完,露出一副快表揚我,快夸獎我的表情。

蘇狂震驚無語,不過卻很開心,有這條件,他完成任務好像變得輕松許多了,至少可以少許多積累的時間。

“蘇經理早。”

“你們早。”

一個個身穿筆挺西裝、OL裝的職場精英從旁邊走過,不停的與蘇幽幽打招呼,蘇幽幽禮貌的點頭回應。

這樣的場面,把蘇狂震得不輕,自己這個妹妹,徹底讓他刮目相看了。

“哥,大廈有保安總部,我們公司的保安部混入其中,協同保安總部開展工作,等我把你的資料報上去,你就可以開展工作了,我先給你介紹下大姐吧。”

蘇幽幽帶著蘇狂走進專用電梯,直接上到六十六層。

這一層的員工,對蘇幽幽就更熱情了,有一種巴結的味道。對于蘇幽幽身邊的蘇狂,他們的眼中也帶著好奇與羨慕。

“我怎么覺得,以前那個鼻涕丫頭,現在都帶著一股女王范了?”蘇狂打趣蘇幽幽。

蘇幽幽很驕傲,道:“知道就好,你已經錯過了我蛻變的過程,可不能再錯過我將來的生活了。”

“嗯。”蘇狂身體一震,用力點了下頭。

在第六十六層的最里面,有一個巨大的辦公室,蘇幽幽帶著蘇狂走進去,便見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女人,正埋頭在一疊文件中冥思苦想。

她短發齊肩,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整個人透出一種清新淡雅的氣質,緊抿的嘴唇透露著嚴肅認真,精致的瓜子臉,沒有任何化妝品的修飾。

她的手指在吹彈可破的臉上掐了下,仿佛陷入了思考中。

“大姐。”蘇幽幽輕輕叫了聲。

盧成淑頭也不抬,快速道:“幽幽你來了啊,正好,你親自把這份文件拿給楊德璐吧,告訴他,再不把后續的工作做好,就不用做了,我們另外找人!混蛋,拖了一天又一天!”

蘇幽幽對蘇狂吐了吐舌頭,示意大姐就是這樣。

“大姐,我把我哥帶來了,他是從部隊轉業的,保安隊長不是辭退了嗎?我想讓我哥頂上。”蘇幽幽接過文件,快速說道。

盧成淑抬頭看了蘇狂一眼,道:“我沒有意見,自己人更放心,以前的保安隊長太廢了,什么人都放進來,當我們這里是公共廁所嗎?真是混蛋,不過這事,你得去跟你三姐說,她負責這個。”

“大姐,你直接答應不就行了……”蘇幽幽撒嬌的說道。

盧成淑笑了:“你這丫頭,公司是有制度的,我也不能違反。你別怕倩倩那丫頭,她敢欺負你就告訴我,我收拾她!你哥不是也在嗎,讓你哥收拾她也正好,實在不行,就照著她的大屁股打幾下,她就老實了。”

“那好吧,我先去送文件,回頭去找倩倩姐,哥你在這里等我一下。”蘇幽幽吐了吐舌頭,說完便快速跑了出去。

“坐吧。”盧成淑跟蘇狂點了點頭,示意他坐下等。

蘇狂剛坐下,一個女人便走了進來,蘇狂看向她,第一眼看的不是臉,而是她的屁股。

這屁股,實在是太妖嬈、太挺翹了,一看之下,蘇狂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邪火。

“倩倩來了,正說你呢,這是小幽的哥哥,小幽想要讓他做保安隊長,你怎么看?”盧成淑開口說道。

蘇狂恍然,這人就是蘇幽幽的三姐張佐倩了。

他站起來,向張佐倩伸出手,道:“你好,我叫蘇狂,我聽幽幽說起過你。”

這時,蘇狂才有機會看她的臉,一看之下,蘇狂好不容易壓下的邪火又升了上來。

與蘇幽幽的青春,盧成淑的精致成熟不同,張佐倩的臉十分嫵媚,誘惑力十足,那艷麗的紅唇,讓人想要將之緊緊含住,在里面狠狠攪動一番。

張佐倩的手與蘇狂一觸既放,小聲的嘀咕道:“幽幽怎么也學會任人唯親了?這臭丫頭,屁股又癢了。”

她對蘇狂道:“在我這里拉關系沒用,丑話我說在前頭,要是不合格,就算你是幽幽的親哥哥,我也不會錄取你的。”

蘇狂點點頭,這樣看來,這公司的成功并不是偶然,就看幾女的認真勁,就知道她們不是玩票了。

倒是小幽,因為年紀的關系,有點不像是領導。

張佐倩一言不發的走在前面,帶著蘇狂走進了她的辦公室。

她翹著腿坐在沙發上,認真的打量著蘇狂,看起來,蘇狂并不像蘇幽幽的親哥哥,因為他們長得一點都不像。

不過這不是重點,她開口道:“公司有公司的制度,安保是大事,容不得半點馬虎,即使有小幽的關系,我也必須考核你一下,你要覺得不滿,現在可以離開。”

“沒問題,你考吧。”蘇狂不在意的說道,眼角余光卻瞟向了張佐倩光潔的大腿,喉結涌動了一下。

“好,第一個問題,從盧總的辦公室到我這里,路上一共有幾個監控攝像頭。”這個問題考的是觀察力與職業素養,做為一個保安,觀察力尤為重要,走到哪里,都應該先觀察周圍的環境。

“三個,一個在盧總的辦公室門前,一個在過道,第三個在你的辦公室門前。”蘇狂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道。

張佐倩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滿意,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以前來應聘的就只有一個特種退伍軍人答出來過。

可惜,那人最后被人收買了,差點讓公司出了大事。

“很好,第二個問題,盧總的辦公室里,有什么可以致人于死的危險物品?”這一個問題,考驗的依舊是觀察力。

蘇狂愕然了一下。

張佐倩還以為蘇狂答不出來了,搖了搖頭。

“抱歉,你沒有合格,你可以先擔任一個普通……”張佐倩直接說道。

蘇狂伸手攔住她,道:“我并不是答不出來,而是你的問題太業余了,讓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在高手的眼里,任何物品都可以致人于死地,看過武俠小說嗎?飛花摘葉皆可傷人……

盧總辦公室有兩盆木栽,木栽下面有幾根竹片固定著風景樹,那竹片,算是明面上最容易致人與死的‘利器’吧。

當然,還是那句話,任何東西都可以致人于死,下一個問題,你還是不要問這么業余了,如果你考我的觀察力,不如讓我說出辦公室里都有什么東西好了。”

蘇狂說完,張佐倩的眉頭便猛的夾了起來,死死的盯著蘇狂。

蘇狂居然說她業余!

但蘇狂說得是事實,她想反駁都不行,哼了一聲道:“你別得意得太早,十個應聘的人里面有九個都能答出來,你離合格還遠得很!”隨后,張佐倩仿佛與蘇狂較上了勁,盡找些刁鉆的問題來問,拼命想要考倒蘇狂,卻被蘇狂一一化解。

張佐倩的心中,已經漸漸的認同了蘇狂,但她不甘心,她就不相信了考不倒蘇狂。

“下一個問題,我坐在這里,你用什么辦法能暗殺我?”

“玻璃是防彈的,但用大口徑步槍依舊可以打穿,我可以在對面的樓上,直接砰的一聲爆你的頭,腦漿會灑滿你的辦公桌。如果我是你,就不會選擇坐在這里,而是向左邊挪一米距離,最好再裝一面吸熱的折射玻璃,其實要暗殺你的方法太多了,數都數不過來。”

“吹牛!”張佐倩一邊說,一邊不自覺的向左邊挪了挪身子,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不自覺的想象著腦漿灑滿辦公桌的畫面。

蘇狂聳聳肩,一副愛信不信的表情。

“哼,下一個問題……”

接下來又是連續的刁難,但蘇狂依舊見招拆招,回答得滴水不漏。

“我的腿美嗎?”張佐倩突然問道。

“還不錯,就是缺少鍛煉,白皙有余,彈性不足。”蘇狂隨口答道,也沒管這問題是不是在范圍內。

“哼,你果然色膽包天,盯著我的腿看了這么久,小帳篷撐著不累嗎?你這樣,哪個公司敢用你?日防夜防家賊難防,萬一你獸性大發想強奸我,我怎么反抗?”張佐倩見難不倒蘇狂,干脆不講理起來了。

她就是不服氣,非要在某個方面為難住蘇狂不可。

只要蘇狂跟她稍微低頭,給她一個臺階下,她立刻就會鳴金收兵。

蘇狂輕笑起來,道:“張佐倩小姐,不否認你很誘人,但我想要跟你做的話,會讓你心甘情愿的上我的床,而不是玩強奸那一招。”

“我會心甘情愿上你的床?”張佐倩氣樂了。

“會有那么一天的。”蘇狂認真道。

“我張佐倩寧愿處女一輩子,也絕不上你床!”張佐倩站起來大聲說道,死死的瞪著蘇狂,仿佛想要用眼神殺死他。

“你居然還是處女?”蘇狂假裝驚詫的說道。

“你!你行!你可以!”張佐倩頭發冒煙了,快速道:“現在面試結束,下面進行實戰考核,要做保安隊長,起碼要有一個打十個的實力,我們的保安大多是退伍軍人,你必須擊敗十個保安才能坐上位置,現在跟我來!”

張佐倩氣得咬牙切齒,直接邁步向外走去。

既然文的弄不過蘇狂,那就來武的好了,非要蘇狂給她低頭一下不可,十個打一個,怎么都贏定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

拳皇命运竞技场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