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命运竞技场阵容|拳皇命运平民培养哪三个人物

曾名氣不輸李谷一,被稱為流行音樂的鼻祖,如今為紀念亡夫出專輯......

唱歌大講堂2019-06-18 01:45:32

分享實用生活常識

傳播健康養生知識

長按二維碼識別

關注養身內參

貼心養生,始終為您

時間飛轉,如白駒過隙,那些散落的陳年舊事,被遺失在來時回不去的路上。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得了過去,回不了當初。指縫很寬,時間太瘦,悄悄從指縫間溜走。潮漲潮落已經淹沒了昨日的足跡,風吹干了昨日的煩惱憂愁。白駒過隙日光荏苒,經不住似水流年,逃不過此間少年。風輕花落定,時光踏下輕盈的足跡,卷起昔日的美麗悠然長去。

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是一段年華。褪去青春與光芒,不改初心和真實,縱使前方荊棘密布,也無一絲彷徨畏懼。流金歲月,配上簡單的老歌,也便配上了真實的悲歡。老歌可以讓思緒沉浸在飄渺無際的旋律里,洗滌心靈沾染上的粒粒塵埃!今天我們說的這一位,她被稱中國現代流行音樂的鼻祖,名氣不輸李谷一,為紀念亡夫出專輯,她就是朱逢博。

年少輕狂時我們瘋狂迷戀,那些被前擁后簇的華麗藝人,為她們的容顏而傾倒,為她們的歌聲而瘋狂。時至今日,回想起青春的躁動,依然是滿滿的回憶。她們灌溉了我們干涸的青春,也填滿了我們曾經的記憶。小眾也好,流行也罷,都是我們成長記憶中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她們不止在華語樂壇的歷史上刻上自己的名字,也留下了一首首膾炙人口的經典金曲。音樂無關年齡,無關地域,每個時代都會有一群人前赴后繼,只為對音樂最真的那份初心。

或許朱逢博這個名字,對于如今追求更快節奏的年輕人而言,依然被記憶塵封,但是對于我們父輩人來說,她不止是青春的記憶,更是那個物質匱乏年代的精神寄托。出生于山東濟南的她,自幼對藝術喜愛甚佳,尤其是歌唱,成為她童年時期的主業。在同齡人追逐打鬧之際,她已為夢想啟程。

但是,要說起朱逢博的歌唱事業,則并非順風順水。“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每個做父母最大的心愿,朱逢博出生的年代,藝術還處于萌芽之際,甚至更多的人認為唱歌是不務正業,塵封老舊的思想同樣環繞著朱逢博的父母。因此,在父母的引導下,朱逢博將重心轉移到學業中,但她并沒有放棄歌唱。后來,朱逢博考入到同濟大學建筑系,但是出于對音樂的摯愛,畢業后,她并沒有從事與之相關的工作,而是選擇到上海音樂學院進修學習唱歌。

1960年伊始,朱逢博一邊學習音樂,一邊活躍在歌劇的舞臺上。她主演過的歌劇《紅珊瑚》、《劉三姐》等,都成為了別具一格的標志。不過,要說起朱逢博在歌劇中的代表作,應該屬于人皆盡知的《白毛女》,獨樹一幟的歌聲,成功烘托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她因此而蜚聲歌壇。尤其是《喜兒哭爹》橋段,更是成為了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峰。

1974年之后,朱逢博逐漸過渡成為獨唱演員,由此也開啟了屬于她的時代。圓潤、亮麗甜美的歌聲,再加上借鑒歌劇的唱法,她開創一代歌風,成為華語樂壇具有開創性和標志性的人物,是銜接改革開放時代的一座里程碑。她不僅擅長演唱中國民族風格的歌曲,而且也擅于掌握各種外國歌曲的風格。獨特的嗓音,新穎的歌唱方式,朱逢博也被譽為“中國夜鶯”,成為中國現代流行音樂的開山鼻祖。

朱逢博不僅在國內享有盛譽,而且在海外也是聲名遠揚,曾多次遠赴海外舉辦個人專場,足跡踏遍大江南北。如果將朱逢博的音樂,放在這個追求快節奏的時代,也不毫無違和感。尤其使她的代表作《年輕的朋友來相會》、《彎彎的小路》、《橄欖樹》、《雁南飛》、《阿里山的姑娘》等,時至今日,依然廣為流傳。而且她的《朱逢博獨唱歌曲選》也成為了中國出版的第一盤立體聲專輯磁帶,在當時引起了極大的反響。承上啟下的傳承,德藝雙馨的好評,也讓她榮獲了首屆中國金唱片獎,藝術家終身成就獎等諸多榮譽。

九十年代末期,朱逢博逐漸退居到幕后,更多的將精力放到了培育新人和聲樂教學為主,其中當紅藝人林峰就是朱逢博的弟子之一。她還在國內首先辦起了“朱逢博酒家”、“朱逢博藝術學校”在全國起到了示范和領先的作用。朱逢博在當時的知名度不遜于李谷一,雖然李谷一至今依然活躍在一線,朱逢博鮮少被提及,但是她為歌壇所作出的努力功不可沒。

相比于事業的鼎盛,她的個人生活也是被人津津樂道,朱逢博的丈夫施鴻鄂也是一位音樂才子。出于對施鴻鄂才華的仰慕,朱逢博以信傳情,表到了對施鴻鄂的愛慕,并得到了施鴻鄂的應允,自此也傳為了一段佳話。1967年兩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他們的婚房僅有十平方米,但是相愛本就如此簡單。沒有甜言蜜語,沒有山盟海誓,只有一心一意。他們用歌聲,為愛情和婚姻,做出了完美的演繹和詮釋。

事業上相互扶持,生活中相濡以沫,淡泊名利,只為心中所愛。雖然生活比較貧困,但兩人生活卻充滿了溫馨與快樂,他們從來沒說過我愛你,但兩人付出的愛不比任何人少。婦隨夫唱,志同道合,他們被稱之“歌壇上的并蒂蓮”。

可惜天有不測風云,兩人相濡以沫度過四十一個春晚后,施鴻鄂因病去世。突如其來的打擊,一度令朱逢博精神恍惚,但是為了所愛之人,最好的回憶就是更加幸福的生活。朱逢博從傷痛中走出來,為了紀念丈夫施鴻鄂,她用兩人共同的愛好—音樂,發行了專輯。其中所有的曲目,她都做了詳解,都是兩人通過音樂相識相戀的往事。其中,專輯中有一段話令人印象深刻:“作為施鴻鄂的妻子和學生,我將這盤承載著他生前最美好歌聲的薄薄碟片奉獻給您,因為他在世的年代里不曾有經濟能力購買自己的唱片饋贈給熱愛著他的至親好友……”

對于八十年代的歌手而言,她們不僅承載了太多美好的回憶,也成為了觀眾永遠揮之不去的時代印記。容顏易老,往事難追,唯有音符撩撥著心扉。懷念那個內地流行樂的“黃金時期”,簡單而純粹。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云卷云舒。祝福,這位德藝雙馨的藝術家,朱逢博。

是一種鼓勵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拳皇命运竞技场阵容